当前位置 主页 > 留言箱 >

卿言多务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点击:98
336*280广告

在本文中,写鲁肃、吕蒙对话,一唱一和,互相打趣,显示了两人的真实性情和融洽关系,表明在孙权劝说下吕蒙就学的结果,从侧面表现了吕蒙的学有所成,笔墨十分生动,这是全文的最精彩之处。

本文记事简练,全文只写了孙权劝学和鲁肃与蒙论议两个片断,即先交代事情的起因,紧接着就写出结果,而不写出吕蒙如何好学,他的才略是如何长进的。写事情的结果,也不是直接写吕蒙如何学而有成,而是通过鲁肃与吕蒙的对话生动地从另一个侧面反映出吕蒙的进步之大,孙权的循循善诱,鲁肃的英雄惜英雄,三位一体,足显作者的文笔功架之深厚。

当初,孙权对吕蒙说:你现在当权掌管政事,不可以不学习!吕蒙用军中事务繁多的理由来推托。孙权说:我难道是想要你研究儒家经典成为传授经书的学官吗?只是应当粗略地阅读,了解历史罢了。你说军中事务繁多,谁能比得上我呢?我经常读书,(我)自认为(读书对我)有很大的好处。吕蒙于是就开始学习。等到鲁肃到寻阳的时候,和吕蒙论议国家大事,(鲁肃)惊讶地说:你现在的才干和谋略,不再是以前那个吴县的阿蒙了!吕蒙说:和有抱负的人分开一段时间后,就要用新的眼光来看待,长兄怎么认清事物这么晚啊!于是鲁肃拜见吕蒙的母亲,与吕蒙结为朋友才分别。

结论:因为孙权和袁术都是南方人,而且两人所处时代相同,所以字词用法也应该相同。所以推断孙权所书的当涂高,可能是指当涂县令的意思。

初,权/谓吕蒙曰:卿/今/当涂/掌事,不可/不学!蒙/辞以军中多务。权曰:孤/岂欲卿/治经为博士邪!但当/涉猎,见/往事耳。卿言/多务,孰/若/孤?孤/常读书,自以/为大有所益。蒙/乃始就学。及/鲁肃过寻阳,与蒙/论议,大惊曰:卿/今者才略,非复/吴下阿蒙!蒙曰:士别/三日,即更/刮目相待,大兄/何见事之晚乎!肃/遂拜蒙母,结友而别。

1.是孙坚为了怂恿袁术自立为帝,解释成了公路。涂假途也,乃路之意!涂,即途。途,即路。这个解释用在这里显然不符。

本文是根据先前的史书改写的。因先前的史书已有较详细的记载,而又无新的史料可以补充,所以本文是根据从略的原则对先前史书的有关记载进行改写的。与《三国志吴志吕蒙传》裴松之注引《江表传》的文字相比,本文仅区区119字,虽极简略但剪裁精当,不仅保留了原文的精华,保持了故事的完整性,而且以更精练的文笔突出了人物的风采,是一篇成功的改写之作。

3.即是课文中所说的掌权谋事,粗看之下好想像有道理,其实不然。我们研究一下,如果袁术仅仅是因为自己的字和当涂高有着牵强的联系就称帝,显然过于草率,毕竟他也是一路诸侯,不至于这么蠢。肯定还有其他原因。当时袁术控制着当涂县,如果是因为此,就说得过去了。如果解释为掌权管事,显然袁术当时还没有那么高的权利。

初,权谓吕蒙曰:卿今当涂掌事,不可不学!蒙辞以军中多务。权曰:孤岂欲卿治经为博士邪(语气词,通耶)!但当涉猎,见往事耳。卿言多务,孰若孤?孤常读书,自以为大有所益。蒙乃始就学。及鲁(l)肃过寻阳,与蒙论议,大惊曰:卿今者才略,非复吴下阿蒙!蒙曰:士别三日,即更刮目相待,大兄何见事之晚乎!肃遂(su多音字)拜蒙母,结友而别。

文章以肃遂拜蒙母,结友而别结尾。鲁肃之所以主动与吕蒙结友,是因为鲁肃为吕蒙的才略所折服而愿与之深交,表明鲁肃敬才、爱才,二人情投意合。这最后的一笔,是鲁肃与蒙论议的余韵,进一步从侧面表现了吕蒙才略的惊人长进。

根据:三国时代的淮南袁术自立为帝的时候,理由之一就是一句谶语代汉者,当涂高也。这句话有四种解释。

孙权劝学,先一语破的,向吕蒙指出学的必要性,即因其当涂掌事的重要身份而不可不学;继而现身说法,指出学的可能性。使吕蒙无可推辞,乃始就学。从孙权的话中,既可以看出他的善劝,又可以感到他对吕蒙的亲近、关心、期望,而又不失人主的身份。卿今者才略,非复吴下阿蒙,是情不自禁的赞叹,可见鲁肃十分惊奇的神态,以他眼中吕蒙变化之大竟然判若两人,表现吕蒙因学而使才略有了令人难以置信的惊人长进。需要指出的是,鲁肃不仅地位高于吕蒙,而且很有学识,由他说出这番话,更可表明吕蒙的长进确实非同一般。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大兄何见事之晚乎?是吕蒙对鲁肃赞叹的巧妙接应。三日形容时间很短,刮目是擦拭眼睛,表示十分惊奇、难以置信的样子。并且,他还很爱才。从吕蒙的答话中可见他颇为自得的神态,他以当之无愧的坦然态度,表明自己才略长进之快之大。孙权的话是认真相劝,鲁肃、吕蒙的话则有调侃的意味,二者的情调是不同的。

本文写的是吕蒙在孙权劝说下乃始就学,其才略很快就有惊人的长进而令鲁肃叹服并与之结友的佳话。可分两层:先写孙权劝学,吕蒙乃始就学;后写鲁肃与蒙论议,结友而别。

课本把当涂掌事联在一起解释为掌权管事,有些人认为不妥,当涂与下文的寻阳一样,是个地名,位于安徽省东沿,至于掌事,跟我们熟悉的知县知府知事一样,是个官职。

本文注重以对话表现人物。对话言简意丰,生动传神,富于情趣。仅寥寥数语,就使人感受到三位人物各自说话时的口吻、神态和心理。

2.涂高:本来解释是魏。《三国志》:魏,阙名也,当涂而高,圣人取类而言耳。吕蒙乃东吴官吏显然不会跑到魏国谋职,所以也不符。

……
上一篇:合理选择   下一篇:没有了
Copyright © 2003-2015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c869.cn中国金属资讯网,彩投网官方平台,网赌真人ag版权所有